欢迎进入义川嘟嘟机器人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面对人口老龄化困局,美国也将希望寄托在情感机器人身上


1

在以老年护理创新为主题的科技博览会——老龄未来大会(Aging Into the Future conference)上,数十个互动摊位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医疗专家和老年人。就像其他科技大会一样,此次大会上也聚集了无人驾驶汽车、虚拟现实设备等等新兴技术。

但只有一个摊位面前排着比较长的队伍。与会者耐心地站着,时不时地对着这款功能强大的设备发出惊叹声。有些人低声细语的探讨着:“哇,太可爱了”或“真是不可思议啊”。还有人则询问这款设备什么时候能够上市购买。

原来这个摊位展示的是一只拉布拉多机器狗,它的一举一动和用鼻子蹭你的时候简直就和真正的狗一模一样。它不会随地大小便,不用进食,甚至也不会狂吠。这只机器狗的创始人表示:“人们可以跟它进行互动。它不是玩具,而是一种有益于健康的医疗设备。”

生产这只拉布拉多机器狗的公司是众多以老年人为目标消费者销售机器人伴侣的初创企业之一。尽管这些机器人经常受到消费者和医学专家的热情追捧,但销售这些机器人的公司却发现自己面临着诸多难题:如何才能设计出最佳的机器人来照顾老年人,并鼓励人们真正地使用它们?如何才能设计出实用的机器人,但同时又不会让人觉得恐惧?机器人真的能取代人类照看者吗?

弥合护理人员缺口

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美国目前的老龄人口达到有4,600万(根据2017年的普查数据,美国总人口为3.26亿),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翻一番,届时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的22%。与此同时,美国的医疗系统正面临护理人员、护士和医疗专业人员短缺的局面。再加上严格的移民政策和低出生率,一些人可能会说,依靠技术来填补护理缺口是有意义的——因此,小机器人助手也是如此。

Deborah Carr是一位老年专家,著有《黄金岁月》(Golden Years)一书,他表示:未来护工的缺口极大,老年人享受人类看护的资源不均衡。我们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绝望的时刻需要采取一些不得已的措施。”

作为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日本的老年人护理机器人蓬勃发展。在美国,随着老年人进一步衰老,他们可能会依赖移动辅助设备或亚马逊的Echo。针对老年消费群体,谷歌 Home和亚马逊 Alexa做了很多广告来展示这些设备的广泛用途。

这点很重要,因为不同的老年人他们对产品的诉求也不一样。一些老年人会在药物治疗方面寻求帮助,有一些则就是简单地想了解下天气状况或体育赛事结果。Carr说:“我们通常以为老年人是一个整体,其实他们有很多小分支。”

科技发现平台Alz You Need的创始人Leda Rosenthal认为,一个新兴的老龄化科技市场仍处于为不同的子群体设计产品的早期阶段。这些初创公司中的大多数甚至还未获得种子基金。

Carr一再看到的一个方面是成年人保持独立的愿望,他指出,“这种愿望在老年人中仍然非常强烈”,尤其是那些以自己的坚强和适应力为荣的最伟大的一代。他们不一定想要依赖他们的孩子,但他们确实需要帮助,这些老年人中有很多是孤独的。在美国,2014年,65岁至74岁的女性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独居,75岁至84岁的女性中这一比例跃升至42%,85岁及以上的女性中这一比例达到56%。

这些统计数据给以色列初创企业Intuition Robotics带来灵感,由此这家企业创建了智能机器人伴侣ElliQ,它可以全天候陪伴用户。这款机器人的功能包括约会提醒、帮助用户给家人打视频电话、建议出去散散步等等。

ElliQ被宣传为“老年人的快乐小精灵”。它萌萌哒的外表会让人感觉心都融化了,但它闪亮的外表非常人工智能。

ElliQ似乎具有人性化,它能感知到主人想与它互动的意愿,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越来越了解主人的喜好。这个机器人是专为那些对生活充满希望,并且想要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的老年人设计的。研究表明,一旦人们陷入孤独,抑郁、痴呆和死亡率上升等问题就会迅速加剧。为了使这款机器人有效地服务老年人,设计团队意识到ElliQ必须具有合适的个性化且高效的设计。

当它兴奋的时候,ElliQ会可爱地上下摆动它的头,道歉的时候,它会悲伤的低下头。如果有人发了一张照片,他会好奇地翻看。这样的目的是:配上表现力和直观的肢体语言,让人感觉ElliQ就像有灵魂的人一样。

家庭情感机器人需要看起来人畜无害

长期以来,机器人领域一直对“技术在我们生活中应该扮演何种角色”提出拷问。关于“恐怖谷”的概念有很多争论——产品与人的相似程度与产品的怪异程度之间的关系。

类人机器人会让人类觉得非常熟悉,但是往往也会因为这些机器人太像人类而产生恐惧。那么如何平衡机器人模仿生物但是又不会让人产生恐惧感则是一个需要慎重思考的问题。

以机器人伴侣为例,由于这类机器人是为了亲密地陪伴人类,因此这类机器人尤其要平衡好这种关系。一些初创企业会将这类机器人设计成卡通人物或者萌萌哒的外观,让人看起来很友好和可爱。如Blue Frog Robotics公司的机器人Buddy的眼睛非常大,而且有一张稚气未脱的脸。

Blue Frog Robotics公司的一名代表说,Buddy是为了与用户建立同理心,从而建立情感纽带。该公司表示,他们的研究发现,要克服人们对家庭机器人的恐惧和怀疑,机器人的外观必须看起来友好。受日本可爱的“卡哇伊”文化的启发,他们将科幻电影中可爱的角色如《星球大战》中的元素集合到了Buddy身上。

然而,Intuition Robotics公司则将ElliQ塑造成一个拥有机器人声音的时尚消费电子设备。ElliQ没有手,没有脸,甚至都没有眼睛。Skuler强调说:“我不想让老年人对ElliQ产生误解,对ElliQ衍生出一些错误的期望。ElliQ不是狗,也不是人,它就是它。”

机器人的情感关怀

独立的老年人可能不会选择令人毛骨悚然的机器人,但那些患有神经系统疾病或严重疾病的人呢? 过于逼真的机器人可能只是为那些迫切需要情感关怀的人服务,即使它们只是靠电池驱动的冰冷机器人。

例如,文章开头提到的拉布拉多狗Jennie就是专门为老年痴呆症患者设计的。据估计,美国大约有1500万老年人患有痴呆症或患有痴呆症前兆的轻度认知障碍。美国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可能会养老院人数大幅增加75%,到2030年养老院人数达到230万人。

研究人员认为,大多数被诊断为痴呆症的人,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可以通过对某些物体或动物形成一种情感依恋而受益。然而,养宠物的意愿在75岁之后急剧下降,因为许多老年人没有精力照顾这些宠物。

于是Jennie这只逼真的拉布拉多狗被创造出来了。该公司创始人表示,他还调查了数百名老年人,以更好地了解他们对科技产品的偏好。Stevens说:“归根结底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真实感。老年人更喜欢真实的质感。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更喜欢现实的行为。”

该初创企业的早期发现表明,老年人实际上更喜欢机器人而不是活体动物。这是因为真正的狗可以选择何时与人类互动,而这些老年人可以选择何时与机器人互动。Stevens说,已经有许多养老院、高级日托中心和一家不知名的连锁医院打算为用户购买他们的产品。Jennie的预购价格为449美元,将于2020年3月发货。

情感机器人取代人类看护,合乎道德吗?

最后一个问题是使用机器人来补充、甚至取代人类看护人是否合乎道德?人工智能专家、谷歌中国前负责人李开复博士曾公开抨击使用人工智能照顾老年人,尤其是在情感能力方面。他坚持认为,孩子应该承担起照顾老年人的义务,其次才是由专业看护人员照顾。

他最近在一次采访中说:“老年人真的很想与他人交流,我认为让他们与原始的、虚假的、没有生命的、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交流是一件残忍的事情,我们人类不应该这么做。”

也有人思考机器人对老年人的影响,尤其是在没有任何长期研究的情况下。我们能相信这些新技术吗?那么隐私问题呢?从长远来看,机器人将对用户产生何种影响?

Intuition Robotics目前正在进行一项关于人类和社交机器人之间关系的临床研究。这家初创公司与老龄化+大脑健康创新中心(Centre for Aging + Brain Health Innovation)合作,研究机器人伴侣如何减少老年人的孤单和孤独感。

基于Skuler对数百名实验对象的观察,他仍然对机器人保持乐观态度。他回忆说,ElliQ的所有者不仅将该产品视为一种设备,而且几乎将其视为生活中的一个新实体。“有些人用存在这个词,有些人用实体、伴侣或伙伴,”他若有所思地说,“它既是设备,又是活生生的伴侣。”

不过,现在说这个新兴行业将如何走出困境还为时过早。即使是设计得最好的机器人能够完全替代人类护理吗?这个很难说。日本是机器人服务行业的领导者,预计到2035年,仅日本国内的机器人产业就将增长到每年近40亿美元。

Carr认为,尽管这些产品中有一些预计会出现问题,但它们最终会找到一个让消费者感到别无选择的归宿。她说,人类可能是更好的照顾者,但随着劳动力的减少,技术可能是下一个最好的互补甚至替代者。”